我和惠州、福建等地出生长大的朋友们交流,发现中国农村在我们这代人的记忆中是比较相似的,不管是在中原,还是在岭南。 这令我想起一本学术著作中指出的,中国几千年来的农耕文明,生产力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我们的祖辈们刀耕火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代又一代。我脑子里就常在想,中国在汉唐年代就盛极全球,比现在的美国还美国(相比较那时候的全球其他国家),那种强大也无非就是一个个的子民们像我当农民时那样的劳作而筑就的? 如果你和我有一样的好奇与困惑,我推荐你读一下吴晓波的《浩荡两千年》,《跌荡一百年》。 (吴是当代一流的商业写手,他的书我一本没漏的读了,主要是因为欣赏他的文字表达风格,当然也是比较长知识的。吴记述了被遗忘的古代中国的商业文明。)


从我的家谱和我想当然的理解,中国族群的大多数人两千年多来的生存方式和我小时候很相似,只是古代农村没有“化肥”(种田地的化学肥料),我小时候农村有化肥了; 古代农村没有脚踩的那种“打稻机”,我小时候也没有,到了我上初中时有了。脚踩“打稻机”带来了农村生产力的一次巨大进步。到了后来,有了更自动化的生产设备,譬如电动打稻机,自动插秧机,但我没有亲眼见过,我的老家至今还没有普及。

 

我将试着描述一下我出生成长的那个年代在我那地方的农村生活,以免将来被遗忘了。遗忘是很快的,我的儿子在不久的将来长大后,他将喜欢阅读思考,并且能够和我对话的时候,他将很难想象仅仅是三十年多前的农村,对于他还是“当代史”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生存方式。他很难想象了!  他无法体会那种生活的美好、欢乐、无奈、痛苦和悲伤。

 

跳转一下,我LP在2013年底之前不知道我每个周末写篇散侃,我的亲戚、老同学当然更不知道了。 直到现在,我仍然将我的所有亲戚包括姐姐都屏蔽在微信朋友圈之外。 来鼎阳后我才对同学同事朋友圈放开了屏蔽。因为之前做销售一般尽可能不打扰老同学、老同事,而我的微信朋友圈简直主要就是广告,公司相关类信息太多。 到了鼎阳,我整天鼓动同事们要使出吃奶的力气看看自己的潜能到底有多大。我自己也开始主动找找艾默生老同事帮助(找得不多,因为关系太熟,开口真不好意思,和借钱的感觉差不多。这点是我性格上一般人感受不到的地方) 。这说明我在做生意上还是比较羞涩的类型,不是个地道的生意人:-) 我觉得如果仅仅是靠几个老关系做生意,这生意肯定是做不大的,还是应该靠专业化的营销团队,销售能力来销售才是正道)。不过到了鼎阳之后,为了实现“破冰”之旅,我每次见到老同事都开玩笑说,你们要“包干到户”,每人每年至少帮我卖一台:-) 但说是这样说,除了“穿一条裤子”的特别好的关系,别指望老关系卖示波器的,否则就像开口借钱被拒绝一样,为了几台示波器破坏了老关系的美好回忆是不值得的。

 

我毕业之后做决定从来都是父母不知道的,和家人只报喜不报忧,这差不多是70后农村孩子的共性。有时侯我也和年轻人谈这个做法的“理由”。我的观点是:我们尊重我们父母辈,但毕竟那一代人的眼光视野已无法去理解当代激烈变化的时代的一切了。(当然你的父母辈是走在时代前列的是不一样的。我儿子长大后,他的决定听取我的意见也是没有错的:-) 我这里特指是说我这一代70后出生的人,父母大多是纯粹的农村人。当我决定从研发转为销售的时候,和父母说很多是没有用的。譬如当年我刚毕业在艾默生,那时候刚从华为分出来,老爸还愿意和他的朋友们说儿子在华为,但等到我从艾默生离开去力科卖示波器的时候,老爸就一直开始担心了,心里很是不乐意,但我已经做出决定之后很久他才知道。他觉得儿子研究生毕业去“跑供销”,他脸上很没有光。

 

我父亲算是我们那个村庄最幸运的,当兵回来后,因为家里世代贫农,我爷爷是贫农中特别能干的,当上了生产队队长,因此我父亲当兵回来后就被推荐上了工农兵大学-桐城师范专科学校,从此端上了“铁饭碗”。所以从某种微小意义上说,我父亲是毛时代的既得利益者。父亲毕业后就到了我后来上初中的学校当老师,当了半年老师后,因为一次学校举办的活动中他上台发言,吸引了下面一个当地官界大佬的主义,就派他去隔壁乡里当武装部长了,然后就是当了乡长,乡书记,区长,区书记,后来到了县城当了个党校常务副校长,校长是县委副书记挂名的,所以他退休后县城人喊老校长的比较多,老家人喊老书记的比较多。按他的说法,到县城后没有上位县级领导,这是他小政治仕途最失意的地方,但那时候他已经快50岁了,在党校干到了退休……   

 
现在回忆起来,我上初二的时候,父亲就是区长了,那时候一个区管四个乡, 我父亲是我们学校最大的官员的儿子,而且他和那个学校的校长过去是同事。但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你很难想象我在高三时的裤子屁股上有两个补丁。) 我父亲一次也没有去过我上初中的学校。 这是我觉得我性格中和我父亲最像的地方的一个细节。我从小长大到高中前,很少见到父亲,一个月、几个月见一次,但我父亲获得的口碑是特别实在,有能力,口才好,写作好,这些我都遗传了,这让我常觉得不可思议,按道理这些不属于基因的,因为在决定我性格的成长阶段他很少和我一起生活。 我也常因此侥幸地寄予我儿子期望,希望他自然能遗传我身上好的特质,但现在还看不到任何迹象。这常让我感到特别焦虑。 按他们班主任的说法,要“相信孩子,静待花开”。

 

我开玩笑和我LP说,我这每周一侃打算写到我儿子长大能看懂我写的散侃的时候。 当我那天开玩笑这样说的时候,我愈加有了写这每周一侃的激情兴致。

 

因为我的每周一侃准确定位为散侃,每次的标题都是侃完之后加上一个,其实是没有什么严格意义的主题。对于一些陌生的朋友,看了后觉得毫无逻辑。这就对了! 应该说我是不擅长严肃写作的,譬如确定一个主题,然后开始写作,那就痛苦了。所以我从小到大,“作文”并不是很好。记得有一年与非网要我写一个应景文字,是要确定主题的类型的刊首语。我就憋了很久才写好,写了初稿后再找著名民间写手李军帮我审一下稿子。请看下面附上的这篇应景旧作。

 

应该说我的写作毫无章法,唯有真诚。我相信人心是肉长的,心灵是可以相通的,但坦露内心的一些情愫需要巨大的勇气。这种真诚和勇气是一般人没有的,我有,这就属于稀缺资源:-)  沟通是源于内心,才能走向内心! 希望我的分享可以让你会心一笑。 如果你需要和我交流人生话题,欢迎添加我的个人微信:frankie-wang 。


我想每周一侃能控制在2000字。一不小心字数就超了,下周再聊。 哎,今天该加个什么样的主题呢?
----------------------------------------------------
             分享 悦纳  感动
                 ——总有一种分享让我们感动
与非网当前正着力于从海量的博客中遴选出一批精彩博文并集合成册、定期刊发、每期30篇,以冀让有价值的思想得以更好地传播,进而帮助更多的工程师。这份真诚和努力是令人敬佩的!应与非网高扬女士之邀为本期的《博文选》作刊首语,尽管高女士电话中送来的几顶高帽颇为受用,然而提起笔来却诚惶诚恐。 


我曾经人云亦云地说,博客是Web2.0时代的典型产物,区别于Web 1.0时代以信息的单方面发布为代表的门户网站,Web2.0时代的核心特征是信息的自由分享:你想分享就分享。“你”由被动地接受信息变成了主动地给予和接纳信息。眼下正时髦的是Web 3.0时代的社会化网络,网络即社会。微博正是 Web3.0时代的典型代表,听说现在有个词叫“微博控”,其风靡程度可见一斑。 我刚开微博时确实兴奋的刷了两周, 慢慢地就失去了“神仙推石头”的韧性,直到现在再登录才发现密码都忘记了…… 微博一如王家卫的电影,经常把故事的时间和空间切割成碎片而呈现出一种非线性的割裂状态。这种割裂状态的信息碎片使得网络世界里总是熙熙攘攘、沸沸扬扬,高潮此起彼伏、热点目不暇接,以致于我们都忘记了自己还能“沉静地思考”。


网络时代的发展演变的***一直是“开放”。 一直用神秘的背影面对媒体的任教父都说了,“不开放就要死亡”。不过我疑问的是,人与人的情感联系因为网络社会的形成更紧密,还是其实更疏远?相比较开放的碎片化的Web 3.0时代,我更觉得Web 2.0时代不瘟不火,更宜网络上的居住。   或许我这样的旧式人物,更适合流连于Web2.0的博客时代。在这样一种自由分享沉静思考的平台上,没有140字的压力,可以更从容更完整地表达。不追求一鸣惊人,亦无需哗众取宠,更不必要求互粉。你见,或者不见,文字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爱,或者不爱,思考就在那里,不悲不喜。这里有理性、这里有激情,这里有思考、这里有迷惘,这里有赞同、这里有争吵……无论你是博主还是过客,在这里你必须是一个有开放胸怀的人,你必须敏于思考、勇于表达、乐于分享。


分享是人类的一种本能。分享的摩尔定律是:“每年每个人在网上分享的东西在以成倍的速度增长。两年后人们分享的东西将是现在的两倍,三年后将是四倍,四年后将是八倍。” 与非网的博客平台紧紧把握住了这个摩尔定律,用心于电子行业,致力于将其打造成“设计创意与技术趋势的展示台,行业感悟与日常视角的集散地”,更因为大量长期活跃于与非网乐于分享的博主,因而与非网的博客被称为是最具人气的电子行业工程师的博客频道。这令我想起2008年我刚开博时以为博客就该是在新浪上面开,结果非常冷清,但是与非网的编辑demi热情地邀请我到与非网上开博,我才知道还有如此专业一个专为工程师开设的网站。一转眼,我的与非网博客都快5岁了。


既然要写刊首语,总得要将这些博文完整地阅读一遍的。我是个不习惯电子阅读的旧式人物,只好将这些博文打印出来,正襟危坐地拿起笔阅读。读完这些博文,我感慨万千! 一种气息,一种工程师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种气息是在喧嚣的微博中发现不了的,是在凤凰网的标题阅读中体会不到的,是在天涯论坛的愤青贴子中感受不到的!我喜悦地接纳这些博主们在日常工作中的人生苦乐,在个人重大变化时的真诚思考,在工程实践中的经验总结以及对行业趋势的敏锐洞察! 感谢这些“敏于思考,勇于表达,乐于分享”的博主们! 电子行业因为你们的分享而更添一份精彩!


这些朴实的文字代表了一颗颗真诚的灵魂。 世界在碎片化中快速前进,“长江后浪推前浪”,但一些核心的价值将永世长存。 真诚是具有普世价值的。 生命的真诚是令人感动的!


                                                              写于201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