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一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对美国州长讲话,让他们给国会施压,敦促国会尽快通过“跨太平洋贸易合作(TPP)”协定,从而加强美国对亚太地区的出口。中间他说中国是亚太的“800磅的大猩猩(800-pound gorilla)”,又激起了一些网友的愤怒。因为作为一国的元首,奥巴马把我们堂堂的中国比成丛林中的野兽大猩猩,是对我们的污辱和蔑视,于是网上对奥巴马的这个用词,进而对奥巴马本人口诛笔伐。这个现象不仅存在于国内网上,也普遍出现在海外主要华文网站上。

 

其实这又是一个中国和美国文化差异,加上我们心底里“国耻教育”的阴影,也许还有一些总不希望中美之间和平相处的人,一起造成的误解。

 

“800-磅的大猩猩”是一个美国俚语,是“巨无霸”或“庞然大物”的意思,没有任何的贬义,倒是在某些场合还暗指被谈论对象是“望而生畏”的或“难以阻挡”的。我们工作中有时也会用“800-磅的大猩猩”来指一些行业中的巨人,如“Foxconn is the 800-pound gorilla in the electronics industry” -富士康是电子工业的巨无霸(800-磅的大猩猩)”

 

事实上,我们中文中也经常用动物来比喻人或事,有些是褒义的,如“像老黄牛一样勤奋”,“像雄狮一样的威严”。另一些是贬义的,如“丧家狗”,“过街老鼠”,等。也有一些相对中性,完全要看使用的场合,如华为提倡的“狼性文化”和“狼心狗肺”中的“狼”的褒贬含义就完全相反。

 

同一种动物,由于在中美双方人们的生活中的位置不同,用在比喻中的褒贬含义也大不相同。狗在中国文化中的形象总的偏于负面,但在美国,狗是孩子的玩伴,是残障人士的助手,是家庭成员,是勤恳的象征。大家谈话中谈到狗时,都不用“it(它)”来指狗,而是用“he或she(他或她)”。

 

我认识的一个美国大公司的CEO是爱尔兰移民后裔,他谈到他已故的父亲在刚来美国时,是如何辛勤工作来供养七个孩子的大家庭时,他说他父亲“worked like a dog(像狗一样地工作)”。他说这话时目光凝重,语气深沉,我可以感觉到他对他父亲的怀念和敬意。这要是在中国,不管说话者的本意如何,这个把父亲比成狗的儿子要先吃一个耳光再说。

 

美国人没有像我们中文一样赋予很多动物某种“褒”或“贬”的含义,大多动物的形象是中性的。除了狗总体上是褒义的以外,我印象中只有“鸡”是胆小懦弱的象征,具有明显的贬义。对于十几岁的男孩子,被朋友比成“鸡”是最大的污辱,比用任何脏话(“f”或“s”等)都要严重得多。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中国人引以为豪的“龙”,在美国的形象却不完全符合我们的希望。我们中国的“龙”本身不是现实存在的动物,而是虚构出来的,可不知怎么翻译成英文时,没有经深入考究就被翻译成了“dragon”。事实上,“dragon”给美国人的印象才真的有损于我们兴旺吉祥的图腾“龙”和我们龙的传人的形象。英文的dragon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是“ 一种欧洲文化中通常代表混乱和邪恶的口中喷火的巨型爬行类神话怪物(Dragon is a mythical monster like a giant reptile, and is typically fire-breathing and tends to symbolize chaos or evil in European tradition)”。一个不了解龙在中国文化中含义的美国人听到dragon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象征的时候,他对我们的印象一定不是我们希望的。

由此可见,我们如果跨文化交流时如果割断文化背景,单独根据字面上的翻译来理解,就可能造成误解。我们判断讲话者对一个事情的看法,更要结合其上下文来综合判断,不可断章取义,望文生义,顾名思义,尤其在跨越语言和文化的时侯,尤其在讲话者与我们的关系微妙或紧张的时候。

 

我自己刚来美国时就因望文生义而误解同事的意思。一个和我工作中联系紧密的美国同事在和我讨论问题时,他经常在我说了一个建议时说“it’s a no-brainer”。我当时刚到美国不久,对一些美国俚语不熟悉,把他说的“no-brainer”想当然地理解成“无脑人”,因为no-brainer = someone who has no brain(听着好像挺逻辑的),这不就是说我的建议傻吗?可这个同事对我的态度和蔼真诚,还对中国文化充满兴趣,怎么看都不象歧视我的样。于是我在一次和我直接老板的沟通时请他和这个同事谈谈,如果他不同意我的建议可以就事论事地指出来,不要总说我傻。我的老板先是一头雾水,进而是吃惊,再三追问我那个同事究竟说了什么。当我把原委详细向他描述后,我老板大笑着向我解释那个同事不是说我的建议傻,而是很赞同,因为“no-brainer”的真实意思不是“无脑人”,而是“明显的,一定的,以至于不用想的”。

 

再说回到奥巴马的讲话,作为美国总统和政治家,他的言行要为美国利益负责,也代表着美国的国家形象和他的个人修养,同时也不能给他美国国内的政敌留下口实,他在公共讲话中是不会用任何侮辱性的词汇的。我通篇读了他的这个讲话原文,他说中国是亚太地区的“800-磅的大猩猩”实在就是说中国是亚太地区的“巨无霸”,没有任何褒贬的意思。

 

我们中国式的思维比较感性,比较注意情绪和态度,而相对轻视事实和逻辑。在理解奥巴马的讲话时,有多少人去读一读上下文,全面了解他对TPP和中国在亚太经济中的作用,又有多少人知道他的讲话仅是因为他用了“大猩猩”来“辱华”?当然,大家不要苛求他作为美国总统,能够提出任何有利于美国的竞争对手的方案。

 

由此也联想到前段时间网上流传的“骆家辉”和“希拉里”对中国国民性的评论。无论他们的个人政治见解和他们对中国的态度和实际看法如何,我也不去评论他们的人品,我只是告诉大家这不可能是他们说的。在一个讲究政治正确社会和充满着“舆论监督”的环境里,如果他们只是那样的水平,他们根本成不了骆家辉和希拉里。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主流不看好川普的原因。